第一福利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妈妈水真多啊,好像永远都抽不干

[复制链接]
紫霞狼 发表于 2017-7-19 12:55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看高清电影,体验更好的成人福利资源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昨天看了新一期的「非诚勿扰」,对中间领走二号的女嘉宾的插曲突然有了灵感,主要是她个简介的那句话:「喜欢向儿子撒娇」。
所以一气呵成完成了这篇拙文。里面的姓名我是改篇的,请各位看客勿对号入座,节目里的人只是一个灵感而已,一句话:「本故事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巧合。」
附给我灵感的女嘉宾的照片,如果有违反版规的话,请版主删除,谢谢。
「非诚勿扰」女嘉宾背后的秘密
「可惜不是你……」每当放出这首音乐的时候,说明「非诚勿扰」的舞台上又有一名男嘉宾遗憾的离场了。
这时,主持人孟非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请出下一位男嘉宾,而是忽然请出台下一中年男子上台,说道:「这位是上一期失败退场的男嘉宾周先生,本来他与二号有互有好感,可是因为当时说话时的一些误会,没有牵手成功,后来他在台下与二号都是后悔不已,所以我们节目组给了他一个特列,让他继续上台表白。」
在台下现场观众的惊呼声和掌声中,周先生开始了对2号女嘉宾深情表白。
我坐在台下笑着看了看他,又转过头对着二号女嘉宾坏坏一笑,正好她的眼神也往我这里一扫,见我望着她,马上脸上一红,赶紧转过头对着男嘉宾微笑。
这时坐在我边上的几个年青男女,细细发声:「哇,这个女的好有气质啊,」
「是啊,这个郑霞真看不出她的年纪啊。」
「看不出她都有38岁了啊,我觉得顶多28。」
「这女人是怎么保养的,看得这么年青。」
「她这个年纪应该是最浪的时候。」
「这样的女人要是能玩到的话再爽不过了,」
「是啊,她的水肯定很多,要是我能搞到的话。」
听着后面越说越不像话,我扭过头狠狠的盯住那几个人,他们可能也觉得理亏,忙止住了口。
这个二号女嘉宾今天梳着马尾头,身着浅红和大红相交的连衣裙,漂亮的鹅蛋脸,一双美丽的大眼散发着含情默默的神情,有一股成熟女人独有的风情,站在她身旁的一号和三号虽然更年青,但是风头全被二号盖住了。
我回过头,继续痴痴的望着她,心中又得意又骄傲,因为不是别的原因,而是她是我的亲生妈妈,并且她能今天站在这个舞台,也是我怂恿她来的。
还正在回想着,只听到台上的妈妈已经答应了周先生,牵着他的手一摇一摇的走下台,连衣裙在妈妈屁股摇动下轻轻飘动,看得我口水都快流出了,见他们就要到台后接受采访,我赶忙起身向外跑去,耳边还传来孟非的声音:「祝福他们……有请下一位男嘉宾……。」
走到演播室门口,见妈妈同周先生正在互相叙说他们的感受,我暗暗发笑:「妈妈,你可真是演技派啊。」
想到这里,我把口袋里的一个摇控按钮轻轻一按,只见正在谈笑的妈妈突然双眉紧缩,满脸红晕,眼睛四处扫寻,见到我站在不远处,满脸哀怨的望了我一下,乞求的神色让我心下一荡,但也松开了按钮。
一旁的周先生可能也感觉到什么,用手抓紧妈妈的手,脸上似有关切之色,见此情形我愤愤的瞪着他们,妈妈脸上露出一丝慌乱,马上摆脱周先生的手,站起向我这边走来,周先生也尾随其后。
「这个是我儿子,」
妈妈对周先生介绍道。
周先生略微吃惊,马上笑容可拘,向我伸出手来,「呵呵,没想到你儿子也来了,长得真帅,很像郑小姐啊。」
面对周先生的献媚,我并没有伸出手来,只是对妈妈说道:「妈,节目录完了,我们走吧。」
听我这么一说,周先生可能以为我不赞同妈妈上这个舞台,忙说道:「是啊,快到吃饭时间了,我们一起先到外面吃个饭吧。」
妈妈望了望我还未说话,周先生怕我会拒绝他,忙说:「我有车在外面,我们一起到南京最好的海鲜城去吃海鲜,好吧,」
说着眼巴巴的望着我,生怕我说出个「不」字。
看着周先生紧张的模样,我强忍着笑,仍面无表情地说道:「妈妈,你说呢?」
看得出妈妈也是在强忍发笑,一本正经的说:「小凯,别这样,我们还是先去吃了饭再说吧。」
一旁的周先生听妈妈这么一说,也不等我回答,急忙说道:「我,我先去开车,等我一会儿。」
看着周先生手忙脚乱急怱怱地走出去,我同妈妈相视一眼,再也忍不住,大笑出来,「小凯,你这小子,鬼点子真多。」
「谁叫我有这么一个风骚漂亮的老妈呢,这男人想占你的便宜,肯定要让他吃点苦头。」
「你真坏!」
感受着打在身上的粉拳,我嘿嘿的笑着往老妈的腰摸去,「坏蛋,这里这么多人,要死啊。」
在海鲜城,我们三个坐在一间四人坐的小包箱里,两人一座,两两相对,妈妈坐在椅子靠墙面,周先生与她相对而坐,我呢,当然是坐在妈妈身边。
「小凯,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啊,」
周先生显得很是热情。
我心里暗想着:「你这个老家伙,这样讨好我,还不是为了见我老妈这么漂亮,想把我搞定了,再来搞定她,你也不照照镜子,能配得上我老妈吗。」
我笑了一下,说道:「周叔叔,我想吃鱼翅和鲍鱼,」
心想:「这时不宰你,更待何时。」
妈妈一听,忙推了了我,轻声说道:「别点这个,太贵了。」
周先生见我叫他叔叔,更是脸上笑开了花,说道:「不贵,不贵,服务员,过来,给我来鱼翅和鲍鱼一样六份。」
妈妈一听惊道:「太多了吧。」
「不多,不多,难得来一次,要就吃个够,」
周先生接着话题一转,向我寻问起在哪读书啊,几年级啊一些锁事,见我不怎么搭理他,又马上同妈妈拉起了家常。
见他们谈笑的样子,我心里不爽,手住口袋里又是一按,且迟迟不松手,妈妈猛的身子一怔,用哀愁的眼神望着我,见我坚毅的目光迎上,只得难受的低下头。
周先生见妈妈突然神色大变,急忙问道:「你怎么呢,郑小姐,怎么呢。」
而此时,妈妈怎么说得出口,我对周先生说道:「没什么,我妈的一点小毛病,经常时不时的有一点胃痛。平时都带了药,今天因为录制节目没带在身上。」
周先生听我这么一说,也相信了,急忙说道:「这样,我马上下去买,」
接着对妈妈关切的说道:「郑小姐,你忍耐一下,我马上到附近的药店去买药来。」
妈妈峨头上渗出丝丝汗渍,只是用点头表示赞同。
见周先生走出包间,我才把手松开,同时妈妈长吁了一口气,同时一记粉拳打在我胸上,嗔道:「你要死啊,这么作弄妈妈。」
我看着妈妈那红透的美脸,急促得呼吸让那饱满的胸脯不住的上下起伏,心中一荡,一手搂住她的细腰,拉到自己胸前。
妈妈轻轻叫了一声「不要」,但也没有过分反抗,感受着美女的气息,我低下头一口吻住她的香唇,妈妈羞得闭上美目,张开小口,让我两的舌头绞在一起,甜美的津液在嘴里翻动。
只一会儿,妈妈急急的推开我,「等等,别这样,等下他就会回了,让他看到可不得了,」
我笑了笑,用手伸入连衣裙里,轻抚着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,「好的,上面的嘴可以停下,让我看你下面的嘴现在怎样。」
手脂顺着丝绸的光滑滑到了大腿根部,抚摸着那被丝绸箍得紧紧的丘陵,触摸到粘粘的感觉,我冲着妈妈的耳根轻轻说道:「怎么这么湿了啊,小浪货。」
「还不是你害得,」
妈妈娇羞一笑,「你真是人小鬼大,不知从哪学来的。」
我沿着丘陵中间那条细缝用手指往下继续滑动,碰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,手指在附近画圈,笑道:「妈妈带着这个东西很是享受吧。」
妈妈羞得脸又钻进了我怀里,「你这个坏小子,硬要把这个东西塞进我那里,要知道我上的这个节目可是有亿万观众啊,如果出了点差错,那我丢脸可丢到全世界了。还有你刚才这么做弄妈妈,这个周先生差点起疑了。」
「没事。」
我笑道:「你看你儿子多么机灵,一下就把这个傻瓜打发开了。」
「就你名堂多。」
妈妈笑着坐直身子,把我的手从她裙里拿出,「先别闹了,孩子,等下他就要过来了,看到了可不好。」
若是周先生过来撞见,还真有点不好收场,我手就也没在妈妈身上乱动,只是坏坏的笑着看她。
正这时,周先生推门进来了,「哎呀,不好意思,郑小姐,让你久等了,下面有个药店好远,我是一路跑过去的,」
说着把手上提的一袋子几种包装不同的胃药放在了桌上,「刚才不记得问你平时是吃哪种胃药了,我就把这几种都买来了,你看看吃哪种。」
妈妈脸上的红潮还未完全消退,轻声说道:「谢谢你,我现在好些了,等下吃了饭再吃吧。」
我连忙接口道:「我妈这个毛病啊,有时不要吃药,只要我这个儿子在她身旁陪陪,就会自然好起来,是吧,妈妈。」
妈妈一双秀目瞪我一下,并未开口,张先生见状说道:「是啊,小凯真是懂事,难怪郑小姐在节目上个人简评里是写的爱同自己儿子撒娇啊,哈。」
听到张先生这么一说,我与妈妈不觉四目相对,顿时感到两腮火热,好在张先生没发现什么异常,正好此时,服务员把鱼翅端了上来,我赶紧说:「菜来了,我们用餐吧。」
在用餐过程中,张先生先是一个尽的夸我聪明懂事,接着又大肆吹捧妈妈高贵典雅,称赞妈妈这么多年独自带一个孩子长大不容易,又接着聊起自己在美国的工作和生活,说起自己的居住环境是多么的迷人,还隐隐透露出以后可以带我到美国去读书。
妈妈只是静静的听,简短的回应几句,我呢,没怎么搭理他,只想尽快的吃完走人。
快吃完时,周先生突然问道:「郑小姐你们晚上住哪?」
妈妈一惊,说道:「我同我儿子本来打算今天做完节目后坐高铁回去的,」
见周先生失望的眼神,妈妈继续说道:「我同你在台上牵手成功后,可以先慢慢相互了解,可以先从朋友做起。」
我这时懒懒的伸了个腰,说道:「哎,这么晚了,妈妈,我们还买得到高铁票吗?」
周先生眼睛一亮,急忙接过话道:「是啊,已经晚了,先在南京住一晚,明天再走也不迟嘛。」
「这个…」
见妈妈沉吟,周先生用急切的眼神望着我。
我心下暗笑,说道:「是啊,妈妈,今天太晚了,就在这休息一晚吧,不过昨天我们在宾馆的房退了啊。」
周先生见我同意了,大喜道:「退了房更好,我们到南京最好的酒店再去开几间房就是了。」
五星酒店内,周先生按我的要求开了三间单人豪华大间,同一层楼,三个相邻的套房。
我与周先生一齐陪同妈妈先到了她的房间,放好行李后,周先生坐在椅子上对着妈妈说道:「郑小姐,这里条件还不错吧。」
我见周先生有不走之意,心下有点恼怒,对他说道:「我妈平时休息得很早的,」
而周先生只是「噢噢」两声,却并未起身,我狠狠地望着他,双拳不由握紧。
妈妈见我脸色难看,急忙对着周先生说道:「这里条件很好,谢谢你,不过今天我实在太累了,真的想早点休息了。」
说着又望着我,说道:「小凯,你也早点去休息吧。」
同时还冲我挤了一个眼色。
我对先生说道:「那这样吧,周叔叔我们一起出去,别打扰我妈休息了。」
周先生看得出极不情愿,边同我一起出门还一边回头对妈妈说道:「那郑小姐你好点休息啊。」
进了自己房间后,我站在内并未进去,听到隔壁周先生关门的声音,我轻轻又打开门,小心的把门关上,蹑手蹑脚的走到妈妈的门口,轻声的叫道:「开门。」
马上,门就打开了,只见妈妈一张俏脸笑吟吟地望着我,我侧身挤了进去,轻轻把门关上,二话不说,一把抱起眼前的美女,径直走到房内的床边,把她平放在床上,只见妈妈一双温情默默的大眼睛望着我,俏脸上一抹红霞,轻声娇唤:「坏小子,别这么急嘛。」
如此美景,如此美人,我哪还受得了,全身扑在这柔软的身子上,对着美唇一吻,妈妈也同时张开双臂,迎合着我两舌缠绕,同时我左手也不闲着,隔着连衣裙轻抚着妈妈胸前那高耸的山峰,只见她眼光迷离,嘴里发出「呜呜」
的呻吟,如仙乐般在耳边回响。
我左手不停,继续往下,伸进了裙里,又一次碰到那个迷人的方寸之地,妈妈那里已经是洪水泛滥,湿湿地把丝袜同阴部粘在一起。
我色色的笑道:「这么骚啊,还没碰你就流了这么多。」
「人家早就受不了了嘛!」
「那个姓周的真是讨厌,总是赖着不走,害着我的美人在这里难受。」
「也别这么说别人,毕竟是他帮我们完成了计划。」
「他也没亏,能够同妈妈这样的美人吃一次饭,也是他的荣幸。」
妈妈被我摸得娇声连连,急忙轻推开我,「好儿子,先把我体内的那个东西拿出来,妈妈再来好好伺候你。」
说着便用手欲退下丝袜,我见状,马上用手挡住,坏坏的笑道:「让我来,」
说着把妈妈双腿拉开,对着她的阴部用手一扯,把丝袜在裆部扯了一个大洞,妈妈一声娇呼,「小凯,你怎么这样。」
我笑道:「这样更方便啊,」
说着,移开那遮住肉缝的小内裤,把那插在妈妈阴道内的震动器拿了出来,同时带着一股淫水哗拉拉的流出。
妈妈双眼微闭,娇喘连连。
我伏下身,对着这诱人的花园吻下,妈妈丝袜还箍着裆部四周,我边吸着那滑滑的淫水,一边感受丝袜的轻柔,真是好不舒服。
只听到妈妈呻吟声渐渐加大,「好,好儿子,好舒服,妈妈受不了了,让我把衣服都脱了,让妈妈的骚屄来伺侯儿子吧。」说着坐起就要脱衣。
我停下亲吻,向前轻笑道:「妈妈别脱了,你现在这个样子好漂亮,我就要你穿着连衣裙的样子干你。」
妈妈轻声道:「这怎么行。」
正在这时,门口传来了敲门声,一个声音小声的叫道:「郑小姐,郑小姐,你睡着了吗?」正是周先生的声音。
我两一惊,不敢再发出声音,我心里对外面那个男人更是讨厌:「妈的,这个家伙居然还不甘心,还要来骚扰妈妈。」
我两屏住气一声不吭,哪之这个周先生还继续敲门,「郑小姐,请开下门好吗,我有点事跟你说一下。」
妈妈见不出声不行了,便回应道:「周先生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,我今天好累,已经睡下了。」
哪知,门外这人还是继续说道:「不要多久,就五分钟,就两分钟,好吗。」说着敲了两下门。
这下可不好办,若是他总在门口话,惊动了别的人更麻烦,我在妈妈耳边轻声说道:「你等下只把门打开一点,让他站在门口说话,别让他进来。」
妈妈听我一说,冲着外面说道:「请你等一下,我穿下衣服。」
妈妈急忙爬起,整理了一下连衣裙,又用手挽了挽凌乱的头发,我看着眼前的妈妈,更是妩媚动人,一把冲上去搂住她的腰,妈妈被我这下突然袭击差点惊叫出来,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嘴,小声说道:「小凯,干吗」,我不答话,手伸入连衣裙里,在原先已撕裂的丝袜处继续一扯,这样开口更大了,从前阴到屁股的这一整条肉缝都脱离了丝袜的包裹。
妈妈见我掏出了自己那18厘米的大鸡巴,又惊又气,「别这样,小凯,等下妈妈再让你弄好吗,外面还有个人了。」
我在轻声在她耳边说道:「没事的,你只管回答他就是了,记得别让他进来就可以了。」
说着把她转过身,翻上裙子的摆尾,让她那肥美的大屁股对着我,我搂着细腰,用力一挺,大鸡巴就顺利的插进了妈妈那早已泞泥的肉洞。
妈妈扭过头一脸哀怨的看着我,见无可奈何,只得强忍着下体强烈的刺激,咬住嘴,被我插一下往前走一下的来到了门边。
妈妈颤抖着打开门锁,我赶紧侧到门后面,这样外面的人就完全看不到我的身影,妈妈也随之侧过身,只有脸能让周先生看到。
妈妈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对周先生说道:「周先生,这么晚了,还有事吗?」
周先生推了推门,见推动不动也就没继续用力,冲着妈妈说道:「实在不好意思,这么晚了还过来打扰你,我想问一下明天你是否可以还在南京呆一天。」
妈妈承受着我的冲击,努力站正身子,说道:「不行,后天我儿子还要上学,他现在正读高中,是非常重要的时刻。」
「那你可以让他先一个人回去啊,我见这孩子非常聪明懂事,一个人回去一定会没事的。」
「妈的,」
我心理暗骂道:「这个狗东西,好阴险。」
一愤怒,下面力量也大增,粗大的鸡巴连续几下重重的插入妈妈的花心里。
「哎呀。」
妈妈这次实在没忍住,叫了一声,急忙说道:「这个,这不行,明天再说吧,我人不舒服…」,也不管周先生回话,用力把门关上。
听到门周先生的一声叹息后,脚步声渐渐远去。
妈妈扭头娇柔说道:「你想害死妈妈啊,这个时候用这么大的力。」
我一边摸着妈妈柔软的大屁股,大鸡巴一边抽插,笑道:「刚才是不是很刺激啊,刚才你这个骚屄把我的肉棒都吸紧了,让我动不动不了,水都流到我肚子上来了,真是个小骚货。」
妈妈只是羞红着脸,嘴里轻哼着,我见这个模样,眼珠一转,抽出大鸡巴,把妈妈转过身面朝着我,把裙子翻上,双腿拉开,用两只手一只托着一边大屁股,使她整个悬空,再用力把鸡巴插入那个湿洞。
妈妈整个人悬空,全身无所寄托,双手紧紧的绕住我的脖子,一对大乳紧紧压在我身上,「哎呀,你真坏,这样好害羞。」
我一边走一边插,感受这鸡巴传来的潮湿柔软的快乐,妈妈头趴在我肩上,头发凌乱,「啊…啊…爽…爽死了…大鸡巴儿子,你怎么有这么多花样啊,啊…啊…不得了了…插死我了…妈妈爱死你了…啊…妈妈是你的女人,是你的骚货,啊…啊…」。
我抱着身上这个淫声连连的美女,鸡巴一次一次插入花心,妈妈那泛滥淫水顺着丝袜流到地上,在我们身的留下一路水迹。
经过墙边一面镜子时,我看到一幅糜烂的景象:一个极美的少妇,湿乱的秀发贴在姣美的脸庞上,连衣裙的一边吊带已经滑下,露出半边白玉胳膊,峭立的乳峰若影若现,双手搂住少年的脖子发出阵阵娇喘。
走到床边上,我手臂都酸了,把妈妈平放到床上后,我迅速把她迦衣裙的腰带解开,接着把她的胸罩解开,丝袜内裤退下,妈妈也没闲着,帮着我把衣裤全部脱掉。
看着我健壮的身体,妈妈两眼迷离,躺在床上,缩抬双腿,自己用手扳住雪白的大腿,把她那美妙的私密之处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眼前,口里还娇呼:「来吧,好儿子,插进妈妈的骚屄,快…」。
妈妈虽然已经38岁了,可是肌肤还好似十七八岁的少女,一对傲人乳房没有丝毫下垂,上面两个红点如娇艳的花蕾含苞待放,平展的小腹没一丝赘肉,黑细的阴毛散发着诱人的光芒。
我被这美景看得都痴了,只听到妈妈娇声道:「怎么还不来啊,好儿子快来啊!」
美人有令,我怎敢不从,大吼一声,高举的鸡巴一把没入美人的花芯。
「啊…啊…好爽啊,好儿子,好…好…大鸡巴儿子….啊….啊…,」
「换个叫法,不要叫我儿子。」
「嗯…嗯…是的,好老公,啊…啊…老公好棒…你的妈妈老婆被老公操死了…儿子老公…霞儿是你的女人….永远是你的….啊…啊…霞儿的骚屄只给老公一个人操…啊…啊...小凯,老公…姐姐是你的人…」。
听着妈妈的淫言秽语,我更是兴奋,「小骚货,只要你伺侯好哥哥了,哥哥会让你更爽的。」
「啊…好,是的…妹妹一定会让哥哥满意的…啊…啊...哥哥好棒,我最爱哥哥的大鸡巴了…啊…妈妈…妹妹的骚洞被哥哥的大鸡巴涨得好舒服…啊…啊…」。
「小骚货,你说,你的骚屄是做什么用的。」
「我的骚屄是给儿子老公,儿子哥哥用的,是给老公的大鸡巴插的,啊...啊…用力点…舒服啊…老公好厉害,啊…」。
「我以前是不是从你这个骚洞里出来的,是不是。」
「是的,是的,老公是从骚货的这个洞里出来的…啊…啊…,」
「说,当初为什么要让你儿子老公我从这里出来。」
「啊…啊…,因为骚货很骚,想生个儿子出来,啊…一直盼着儿子再来插妈妈这个骚屄…啊…妈妈生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儿子做老公,啊…啊…等了十多年,终于给等来了,啊…」。
「真是骚到骨里了,你被我操成这样子,你这具身体就是我的。」
「是的,我身体是儿子老公的私人财产,哦,哦,啊…啊…,我的一切都是儿子老公的,是你给我的一切,啊…啊…你不但是我的儿子,老公,哥哥,还是妈妈的爸爸,啊…霞儿是你的女儿,好吗,爸爸,求爸爸收下你这个淫贱的女儿。」
「不错,乖女儿,只要你听爸爸的话,爸爸会给你好吃的。」
「谢谢…爸爸…霞儿好幸福,啊…爸爸好厉害,啊…插到妈妈的子宫里了,啊,啊,霞儿受不了了,爸爸饶了霞儿吧,啊…要死了,啊……」。
随着妈妈一声长嘶,我感到鸡巴被阴道里的皱肉吸得紧紧的,里面阴道产生颤动的抖动,我知道妈妈高潮了,我再也忍不住,用尽全力往子宫深处冲去,「射了,我要射了,妈妈。」
「来吧,灌满妈妈的子宫,我们这几天所做的不就是为了这一切吗。」
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门,我同妈妈一同达到了高潮,两人都累得一动不动。
我的鸡巴还浸泡在妈妈的肉洞里并未完全软去,望着她因高潮而湿润的双眼,红润的俏脸,我忍不住又往脸上亲去,妈妈一动不动,享受着高潮的余味,当我把鸡巴抽出来时,下面响起哗拉拉的水声。
我笑道:「妈妈水真多啊,好像永远都抽不干。」
妈妈脸更红了,轻轻说道:「还不是因为你啊,让人家下面又痒、水又多。」
我笑道:「因为有儿子这两年滋润,妈妈才这么年青啊,今天在节目现场时,我在台下有人说你只20几呢。」
妈妈显得很是高兴,说道:「是吗。」
想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,问道:「妈妈你今天在台上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啊?」
妈妈一听,大羞,急忙把脸倒向一侧,我用手轻轻托住她的下颚,笑道:「说吗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」
妈妈羞道:「就你这小子鬼主意多,要把个震荡棒塞在我里面上节目,你不知道,我站在台上,下面插着个这样的东西,害得我看都不敢看人。还有,你三不三…」
说到这里,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了。
我笑道:「什么嘛,怎么不说了啊,妈。」
看着妈妈娇羞无比的模样,我不禁回想起在上节目时的情景。
台上虽然共站了24位单身女子,但是我眼光始终只在妈妈一人身上,看着她成熟美丽的模样,心神荡漾,实在忍不住时,就偷偷的把震荡棒的按钮按一下,看着台上的美艳妈妈一边强壮笑容,一边大腿轻轻磨擦的动作,心下刺激无比,有一次我刚刚按动,忽然乐嘉问了妈妈一个问题,妈妈没回过神来,差点尴尬得要死,幸好孟非打圆场才过。
妈妈羞道:「你还说,」停了一会,接着说道:「这次妈妈都按你的要求做了,明天怎样应付隔壁那个可怜的男人。」
「他有什么可怜的,上期本来你就是要与他牵手成功的,结果他没主见听了乐嘉的建设没选你,害得我们的计划又要推迟到这期才完成,还不是上期我让妈妈你去稍稍勾引他一下,让他鼓足勇气再次上台专为你而来,妈妈你还不知道要在台上多受几期之苦。」
第二天一清早,我同妈妈坚决要回去,周先生强求不住,只得送我们上了高铁站,上车后坐好位子后,妈妈一边对着窗口的周先生挥手告别,另一只手把他给我们的名片扔到了下面的垃圾蒌里。
火车发动了,我一只手在妈妈光滑的小腹上轻轻抚摸,凑在她耳边轻轻说道:「妈妈,这下放心了,以后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你上过非诚勿扰,找过一个男人,你可以放心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,而没有人怀疑了。」
妈妈红着脸,娇羞不语,我忍不住,又往她脸上轻吻去。
【完】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第一福利社区

GMT+8, 2017-8-20 02:53

Powered by 第一福利社区 联络我们:diyifuli@gmail.com
© 2012-2017 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經授權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